她,身患癌症却放不下上中学的儿子 她,瘫痪在床只觉自己是女儿的拖累两位重病母亲盼救助

首页

2018-10-16

家人给尹学芳喂药一进尹学芳家门,一顶漂亮的酒红色假发端放在家门口的鞋柜上,假发能给爱美的尹学芳最后一点尊严,让她下楼锻炼时不要经受太多的异样目光。

她被查出输卵管癌晚期的这半年多,失去了一头乌黑的长发,失去了小家庭攒了十多年的积蓄,更失去了想把日子过好的信心。

华玉莹斜靠在农村家门口的门板上,桌子上放着远方亲戚送来的洋芋粉条和玉米面。

看着忙前忙后照顾自己的女儿,华玉莹对记者说,怕自己挨不到救助金发放的时候了,她觉得自己拖累了家里太多太多。 兰州晚报记者周靖博 文/图尹学芳我想看到儿子考上大学每天清晨6时10分,家住付家巷的尹学芳就要戴上假发裹紧棉衣准时下楼,远了也不敢去就在家楼下绕圈,不为别的就为了遵循医嘱适量运动,调整好心态积极应对病情发展,身子骨太弱是不能进行下一阶段的化疗。

从2018年3月在省妇幼查出输卵管癌晚期之后,这位坚强的母亲没有放松过一天,用行动和大病抗争着。

今年年初,尹学芳被检查出输卵管癌还是晚期,因为错过了最佳手术时机,目前她只能做化疗进行控制。

化疗每21天一个周期,一次住院治疗一个礼拜,从今年3月到10月尹学芳已经经历了五个周期的化疗,坚强的女人默默承受着治疗带来的难以想象的痛苦。

起初是恶心,呕吐吐得自己觉得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接下来就是掉头发、四肢麻木、手脚冰凉,满嘴的口腔溃疡哪怕喝一口水都能感觉到液体在整个食道流动带来的疼。

“儿子童童(化名)在十九中上学,原来还有点小叛逆,这几个月看到我得了病,一下子长大了。

他看见我难受就过来拉着我的手给我往热里搓。

我也想好好配合治疗,多陪儿子几年。 ”坚强的母亲告诉记者。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一个疗程化疗费1万元、省妇幼医院住院费万元、每个月吃药钱3000多。 截至目前全家已经花了近15万元,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已被掏空,可后续依旧是个无底洞,患癌母亲需要好心人的救助。

华玉莹母亲偏瘫7年孝女时刻守护“其实妈妈在发病前半个月手脚就很发麻了。 为了不让孩子担心,她一直没给我说。

到现在我都在自责,或许早点治疗妈妈就不会在床上偏瘫7年。 ”说起妈妈的病,女儿李敏娟到现在言语中都是满满的伤心。 2011年9月,华玉莹在出门遛弯的时候,突然左腿一阵麻木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好心路人看见她在地上抽搐动弹不得,赶快送往医院抢救,住院半个月才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人救回来了可是瘫痪在床却成了一家人要面临的最大问题。

“妈妈卧床7年了,我基本上离家没有超过半个小时,妈妈没有生一个褥疮。 ”这是女儿最骄傲的事。 可在欣慰背后付出的辛劳和努力也是常人根本无法体会的。 和身体的劳累相比,经济的无助更让一家人绝望。

瘫痪那次住院花了将近11万元,加上后续的康复治疗家里的积蓄基本都被掏空了。 这些年看病吃药的费用也都是能省则省,女儿的生活基本上只能围绕在母亲周围,一切的收入全靠在朋友圈里卖点小东西和亲友们的接济,但面对每个月近1500元的药费实在是杯水车薪。 “我耽误了闺女。

”华阿姨含含糊糊地说了几个字,能听出老人家对女儿的付出,心里充满了感激,也有些难过。

偏瘫就是这样熬人、熬财,她觉得是自己耽误了女儿,可在女儿坚定的眼神中,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丝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