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时记丨碧云天黄花地,金风玉露相逢时

首页

2018-10-09

  浙江在线10月8日讯(浙江在线编辑高驰弘)前几天,天台县雷峰乡西山头自然村静寂的柿子林里迎来了一位新疆姑娘赛尔麦合木提。   她一脸兴奋地指着大片的柿子树说道,“天台山山清水秀,跟新疆那边完全不一样,我很喜欢,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柿子树。

”  青的山,黄的叶,红的柿,秋季的江南让木也赛尔麦合木提着迷。

她一边在柿林中漫步,一边在寻找心目中的最美风景。   柿子红了,标志着秋天真正进入了浙江。   今日寒露,“露气寒冷,将凝结也”,天气由凉爽向寒冷过渡,草木凋零,秋气渐深。

白露节气产生的露水,到了寒露便将要凝结成霜了。

  在中国的季节的版图上,秋的面积将近600万平方公里。 寒露之后,北方的秋冬交替、南方的夏秋交替将相继提速。

  寒秋袭来,物候也有明显的变化。 寒露有三候:一候鸿雁来宾,二候雀入大水为蛤,三候菊有黄华。

  一候鸿雁来宾。

鸿雁们排成队列大举南迁。

所谓“先至者为主,后至者为宾”,白露时鸿雁的迁飞工作逐渐启动,而寒露时,迁飞工作便已陆续收尾了。

  二候雀入大水为蛤。

深秋天寒,雀鸟都不见了,古人却在海边突然看到很多蛤蜊,并且贝壳的条纹及颜色与雀鸟相似,所以便以为这蛤蜊是雀鸟所变。

这体现了古人浪漫的生命观:时空流转,季节轮回,生命并未消亡,只是变换了存在的方式。

  三候菊有黄华。 天地间阴盛阳衰的时候,百花已渐渐凋零,却独有菊花次第开放,明艳如霞。   深秋将至,最易思乡怀人,对故乡对亲友的依恋越发深沉。   唐代钱起在《晚次宿预馆》诗中言:“乡心不可问,秋气又相逢。

飘泊方千里,离悲复几重。

回云随去雁,寒露滴鸣蛩。

延颈遥天末,如闻故国钟。

”思乡之情在这雁去蛩鸣、寒露秋深时节,显得格外的浓郁。   孟郊与韩愈、李翱、张籍等好友的离别在寒露背景下就显得格外的悲凉:“秋桐故叶下,寒露新雁飞。

远游起重恨,送人念先归。 ”  人心与自然同气相感。

不过,黄叶飘零,天地苍茫,虽有悲凉之气,却也有丰收之喜与缤纷之美,不必太过悲戚。   民谚有“立秋核桃白露梨,寒露柿子红了皮。

”寒露时节,正是吃柿子的好时候。

柿子因其与“事”、“世”等字谐音,因此还有着吉祥的寓意。   “寒露收山楂,霜降刨地瓜”,寒露时节,山楂红了,采山楂的欢乐时光也随之而来。

回忆儿时,每逢山楂成熟,站在树上摇晃树枝,折腾得满树红果掉落一地,然后认真地捡拾到筐里。   寒露过后的连续降温将催红枫叶。

不过,我国幅员辽阔,跨越纬度范围比较大,各地的红叶在辽阔的大地上呈现的时间是不同的。

正所谓演戏的开幕时间是不同的,只有按时才能看上精彩的演出。

  寒露前后正是茶树生长的极好时期。 每年寒露的前三天和后四天所采之茶,谓之“正秋茶”,秋茶中以正秋茶为最佳。

寒露茶既不像春茶那样鲜嫩,不经泡,也不像夏茶那样干涩味苦,而是有一种独特甘醇的清香味。   在寒露时节,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传统节日。

  农历九月初九是重阳节,也叫“重九”,因为《易经》中把“九”定为阳数,九月九日,两九相重,故曰“重阳”。

  古代民间在重阳节有登高的风俗,故重阳节又叫“登高节”。 相传这一风俗始于东汉。

登高的地点,没有统一的规定,一般是登高山、登高塔。   在这个时节,人们还要吃花糕。 花糕因“糕”与“高”谐音,因此以“食糕”代替“登高”,人们借此祈求平安吉祥、百事俱高。   旧时,绍兴人会在重阳节互相拜访。

桐庐人则会则这一天备猪羊以祖,称为秋祭,同时也在重阳节绑粽子,互相馈赠,称为重阳粽。   如今,在中国,重阳节还是老人节,每到这一日,各地都要组织老年人登山秋游,交流感情,锻炼身体。 不少家庭的晚辈也会搀扶年老的长辈到郊外活动。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时空流转,其实寒露也可以绝美!。